AD
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还未如愿成为中国的奈飞,爱奇艺就先把自己搞丢了

[2021-12-03 14:58:27] 来源:东南财经网
导读:  本文系深潜atom第340篇原创作品  昨天互联网圈最重大的新闻,莫过于爱奇艺大裁员了。据说,力度之大,涉及人数之广,在爱奇艺发展史上,堪称破天荒。  外界普遍流传的说法是:裁员是为了加快盈利步伐,聚焦内容,技术,精细化成本管理,结构扁

  本文系深潜atom第340篇原创作品

  昨天互联网圈最重大的新闻,莫过于爱奇艺大裁员了。据说,力度之大,涉及人数之广,在爱奇艺发展史上,堪称破天荒。

  外界普遍流传的说法是:裁员是为了加快盈利步伐,聚焦内容,技术,精细化成本管理,结构扁平化。这么体面的说法,显然来自爱奇艺官方。但这次裁员的目的,一言以蔽之,就是大幅度“节流”,节省成本,尤其是人力成本和市场成本。

  通过目前的公开信息已知,被大刀阔斧优化的人员和部门,主要集中在成本高、花钱多、产出低的板块,主要以中层总监级、市场和投放以及渠道合作居多。其次,对于在岗时间久的员工,也进行了决绝的优化。市场、投放、渠道合作等,裁员比例在30%以上,最多的能到50%。没有过试用期的员工,也在裁员之列。

  综合各方消息,爱奇艺游戏中心、主导公司前瞻研究和战略规划的爱奇艺研究院几乎全部裁员;主打短视频和中视频的随刻和其他产品合并,裁员比例高达60%;独立的爱奇艺智能(有VR等产品)也有裁员比例,只是相对于花钱部门来说比较低。内容部门的裁员比例在30%左右,很多工作室都没了。原则是同等职责岗位只保留成本低的员工。

  很多老员工将这一次裁员称为“爱奇艺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且这一轮裁员并非结束,春节前后还会有不少人被裁掉离开。爱奇艺内部关于这次调整的传闻,已经很久了,在11月初就有过通气会。这个大规模的变动,也不会是一个很短的周期内能做出的决策。毕竟,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01

  没有中视频,只有移动化

  关于如何构建和拓宽爱奇艺的商业故事的想象力,也是在上述财报电话会议上,爱奇艺CEO龚宇表示,“现在中国市场有两类视频App,一类是像'爱奇艺'这样的长视频,可以认为类似于美国的Netflix。然后另外一类是'小视频',指的是播放长度小于1分钟的,几十秒钟的,比如说'抖音'这样的视频。这两种视频形态的市场份额目前都是很巨大的,全行业DAU都在两三个亿以上。但是播放时长平均在七八分钟到十几分钟的这种中小视频,也就是像YouTube这样的模式,在中国市场目前的份额还很低。我们了解到的全行业日活用户数也就在一亿左右,可能还不到。但是YouTube在全球大部分的国家总时长是排名第一的,所以我们认为这种视频形态在中国未来的市场有很大的潜力”。

  从这段话里,可以看出,龚宇对于爱奇艺的商业突破的构想,是想在中视频里有所作为和建树。但这种按照时长来划分视频类型的做法,在深潜atom看来,是有失偏颇的,甚至它是个伪概念。因为在用户端,用户并不是在决定消费视频内容前,就对内容的市场有清晰的预设和要求的。中视频最多,只能算从制作成本、观看完成率、广告收益等诸多维度,综合权衡后的一个参考值。

  △短视频平台

  快手和抖音的崛起,除了我们以往讨论过很多次的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下沉,完成了移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建设,更重要的在于它们把原发于谷歌的推荐算法作为方法论贯穿到了产品的整个逻辑之中。因此,它们没有被内容制造束缚住手脚。又通过MCN等模式,把内容生产的成本和压力,通过商业变现的利益交换,转移给了外部的机构和个人。

  但爱奇艺始终都没有在移动端真正的发力和追赶,尤其没有把推荐算法当做方法论来贯穿产品的始终,完成新的升级和迭代。即便它有移动端,但也还是PC时代的点播模式。

  爱奇艺一直想给自己打上“中国的Netflix”的光环。但无论是内容制作能力,还是发行能力,以及盈利能力,爱奇艺都没办法和Netflix形成有价值的对比和讨论。甚至,在我们看来,这原本就是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产品和商业模式。

  这几乎是老牌互联网经营的执念和情怀。要对标,就对标一个高大上的,自己认可的公司。这是属于骑士的骄傲,但却不是对现实的洞察。诚然,爱奇艺有过不少精良的制作,但这些都没有在实现盈利这件事上给爱奇艺带来根本性的正向反馈。

  02

  没有用户的下沉,

  而在于怎么理解和对待新用户

  在讨论优爱腾与短视频平台的发展和矛盾的诸多讨论中,有一种清晰的结论是,短视频会杀死视频网站。能不能杀死,现在下这个结论可能太早了。但以往关于短视频崛起的讨论,笼罩的精英鄙视色彩,在深潜atom看来,遮蔽了问题本身的真相。

  移动互联网的表征,是智能手机和4G网络的普及。而核心是大量的原来没有机会接触网络的用户进入了互联网。怎么站在他们的角度,服务好他们,才是最重要的产品思维。无论是站在精英视角,说供应这部分人的内容品质太low的说法,还是认为过度的短视频让原本碎片化的时间更加碎片化的说法,本质上都是一种冷漠和无能。

  而推荐算法和短视频恰恰解决了这部分用户低门槛使用移动互联网的问题。对于一个一直接触网络的人,觉得上网是一件无比简单的事情,但主动搜索这件事,在大部分低学历的手机用户群体中,这是极其复杂的事,因为他们连怎么定义关键词这件事都完成不了。

  2012年11月,快手从纯粹的GIF制作工具应用转型为短视频 社区,用于用户记录和分享生产、生活的平台。到了2015年才迎来市场爆发。抖音于2016年9月20日上线,开启了追赶和突围。站在今天回头去看,留给爱奇艺的时间和资源,是大把大把的。如果说传统门户,对这种趋势和潮流视而不见可以被理解,那么一直想要在视频领域有所建树的爱奇艺没有追赶,就不能不被看做战略上懒惰。

  从2018年开始,爱奇艺陆续推出吃鲸、晃呗等多款专业短视频应用,但大多反响较平。在2019年Q4及全年财报电话会议上,龚宇宣布计划推出“随刻”App,对标Youtube模式

  △随刻

  但其实“随刻”并不是2019年Q4才推出的,这随刻这个品牌正式推出之前,爱奇艺做了很多短视频产品的尝试,只是在随刻推出后,把所有的短视频业务都归到随刻品牌下。包括短视频产品以及爱奇艺号内容平台。

  但这个进入的时间点,其实早已经错过了短视频的时间窗口。为什么快手在2015年之前都动静不大,到了2015年之后如雨后春笋一般,抖音在2016年要迅速进入这条赛道并追赶?如果你有心去复盘,你会发现拼多多也是2015年成立的。核心原因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移动互联网的基建完成了。这些公司意识到了会用滔天巨浪涌入流量池。而爱奇艺在2018年才追赶,单单流量成本,就已经完全无力招架了。

  而视频网站,无论是爱奇艺,还是腾讯视频和优酷,都在一种看热闹的心态中,错过了一个时代。回过头来,再去说,短视频的崛起,是因为对版权的保护力度不够,给了对手可趁之机,其实是非常可悲和可笑的。

  当然,我们可以说,视频门户,都没有赚钱和盈利。但这种比较,能开脱什么呢?爱奇艺背靠百度,曾经被认为是最有希望突围的一支。虽然被裁员的员工可以获得N+1的赔偿,但这对于爱奇艺而言,这一次近似于壮士断腕的自残之后,是会更加轻装简阵的冲锋,还是会一蹶不振,这些都是悬念。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