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盲盒行业“退烧”:门店销量大跌,有工厂已经停产

[2022-08-20 19:24:26] 来源:东南财经网
导读:  随着市场热度降低,盲盒行业产业链开始“退烧”。  “与去年比,我们公司的盲盒订单量,已减少了起码一半。我们还是头部的供应商,其它工厂的情况更糟糕,有一些已经停止了盲盒产品的生产。”8月18日,国内某头部玩具代工厂的相关负责人陈彦(化名)

  随着市场热度降低,盲盒行业产业链开始“退烧”。

  “与去年比,我们公司的盲盒订单量,已减少了起码一半。我们还是头部的供应商,其它工厂的情况更糟糕,有一些已经停止了盲盒产品的生产。”8月18日,国内某头部玩具代工厂的相关负责人陈彦(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同日,东莞一位潮玩从业者张乐(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验证了上述说法:“感受到了订单的下滑,我们公司已经全面暂停了盲盒项目。”

  8月16日,市场监管总局网站发布关于公开征求《盲盒经营活动规范指引(试行)(征求意见稿)》(下简称“意见稿”)意见的通知。意见稿对盲盒、盲盒经营者进行了定义,其中,包括规定盲盒不得向8岁以下儿童销售;鼓励盲盒经营者建立保底机制,通过设定抽取金额上限和次数上限,引导理性消费等规范要求。

  意见稿的出台,是官方对当前行业乱象的公开表态,也引发了潮玩行业从业者的较大关注。

  8月18日,国内三大潮玩品牌泡泡玛特(09992.HK)、52TOYS与TOP TOY的相关负责人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落实指引中所提方案,助力新兴潮玩行业的健康成长。

  “盲盒业态正在降温,或者说,热度正回落到正常的市场需求角度。”陈彦进一步分析道。

  图源:图虫创意

  盲盒“不盲”,向8岁以下say no

  “目前意见稿处于征求意见阶段,我们也会积极和相关部门沟通,献言献策,相信行业能够在监管的指引下越来越规范,做到良性有序发展,推动中国潮玩进一步发展壮大。”8月18日,泡泡玛特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近日发布的意见稿内容包含了二十七条指引,从多个方面对盲盒经营活动进行了规范。

  指引将盲盒经营活动定义为“经营者在合法经营范围内,在事先不告知商品确定型号、款式或者服务内容的情况下,以消费者在特定范围内随机抽取的方式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模式”。盲盒经营者则是从事盲盒商品生产、以盲盒形式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主体。

  也就是说,官方界定的盲盒经营,不只是狭义上的模型玩具盲盒,当前风靡于少儿群体的奥特曼卡牌类产品等,也被纳入“盲盒”的范畴。

  图源:图虫创意

  在意见稿中,明确规定禁止销售、流通的商品或者禁止提供的服务,不得以盲盒形式进行销售或者提供。药品、医疗器械、特殊化妆品、有毒有害物品、易燃易爆物品、活体动物、无着快件、食品等在使用条件、存储运输、检验检疫、监督管理等方面有严格要求的商品,不得以盲盒形式销售。

  这意味着,近年来饱受诟病的活体宠物盲盒、电商平台上的“脱单盲盒”,日后都会在监管下在市场上销声匿迹。

  在盲盒抽取规则方面,意见稿则规定盲盒经营者应将商品名称、商品种类、商品样式、抽取规则、商品分布、商品投放数量、隐藏款抽取概率、商品价值范围等关键信息以显著方式对外公示,保证消费者在购买前知晓。并鼓励盲盒经营者建立保底机制,通过设定抽取金额上限和次数上限,引导理性消费。

  意见稿中还有一条显眼的规定,即盲盒经营者通过充分告知提示,并经消费者确认后,以互联网形式销售的盲盒商品拆封后可以不适用七日无理由退货。但以全包形式销售整套系列商品,消费者拆封后要求整套退货的,经营者应依法执行网购七日无理由退货规定。

  整套拆盒依然能退货,盲盒的“盲抽”属性因此大大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当前少儿群体中堪称疯狂的“抽卡”现象,官方也有所表态。

  意见稿规定,盲盒经营者不得向8 周岁以下未成年人销售盲盒。向8周岁及以上未成年人销售盲盒商品,应通过销售现场询问或者网络身份识别等方式,确认已取得相关监护人的同意。盲盒经营者应以显著方式提示8周岁及以上未成年人购买盲盒应取得相关监护人同意。

  学校周边的小卖部也纳入了监管范围。鼓励地方有关部门出台保护性措施,对小学校园周围的盲盒销售模式包括距离、内容等进行具体规范。

  曾经有多挥霍,现在就有多克制

  尽管意见稿当前仍处于征集意见阶段,但盲盒行业正式纳入官方监管已成为行业大势。

  除去行业监管措施,盲盒行业也有新变化在发生,在相关从业者眼中,盲盒热正在消退。

  张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21年10月时,我们公司研发的盲盒项目原本已经进入生产阶段,但因为我们原本的订单下跌了50%,全盘考虑后,我们最终决定叫停项目。”

  张乐公司订单数量暴跌的原因,在于盲盒的市场热度下滑。“早在2021年9月,也就是去年暑假结束后,我们得知很多连锁潮玩集合店都发现了大量库存,于是便开始减少甚至停止进货,到2021年底时,销售端企业也已经减少了盲盒生产订单总量。”张乐说道。

  盲盒行业的退烧,让供应商措手不及。

  据张乐透露,有深圳的盲盒代工厂,2021年时本已新开了一家工厂,准备接收更多盲盒订单,然而却至今没有接受到新的订单。与此同时,市场变化之下,因为很多潮玩公司无法付款,代工厂里还出现了大量积压的盲盒产品。“为了解决库存,一些工厂只能选择贱卖原本要交付的盲盒产品,电商平台上也涌入了大量平价的品牌盲盒产品。”

  行业变化直接体现在“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的业绩上。

  7月15日,泡泡玛特发布《盈利警告公告》,2022年上半年,泡泡玛特预计营收增长将不低于30%,同时归母净利润将较去年最多减少35%。关于业绩下降的原因,泡泡玛特则在公告中解释称是因为上半年疫情对线下门店客流量的影响,以及消费者消费意愿的减弱。

  “说实话,现在看着整墙的盲盒模型,有点不知道拿它们怎么办。每一个都是真金白银买回来的,藏起来没有意义,但天天摆着也看腻了。”不只一名消费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了类似的心路历程。

  消费者前两年买得有多挥霍,现在就有多克制。这也是盲盒行业的发展轨迹,经过前几年的狂飙式发展,盲盒消费正回归理性。

  陈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以来,他所在工厂接收的盲盒订单基本都来自头部潮玩品牌。“个人潮玩工作室的订单少了很多,投产的盲盒订单都以比较有市场号召力的大IP授权类产品为主。”陈彦说道。

  当盲盒赛道泡沫褪去,有企业早早布局了定位更宽泛的潮玩领域。

  8月19日,TOP TOY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TOP TOY对潮玩行业的前景保持乐观。“我们拥有约4600个SKU,产品覆盖积木、盲盒、手办、玩偶等品类。盲盒目前是我们的主要营收品类之一,但今年上半年开始,我们就调整了产品结构,重点发力中国积木产品。目前,我们积木产品的销售额与盲盒产品之间的销售额差距已在逐渐缩小。”

  上述负责人透露,据最新一季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TOP TOY门店数累计92家,季度收入为1.1亿元,线上业务收入贡献超10%。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