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实探上海文峰理发店:停办会员卡!“浩哥”无处不在,宣传浮夸!上海消保委:立案调查!

[2021-12-10 15:27:07] 来源:东南财经网
导读:  一篇《秘书眼中的上海文峰美容美发集团总裁浩哥》让上海文峰火上热搜。随之而来的是,上海文峰与“浩哥”的不少黑历史也被起底。  据央视新闻消息,今年7月,上海市普陀区市场监管局对上海文峰美容美发有限公司未履行单用途预付消费卡信息对接义务的违

  一篇《秘书眼中的上海文峰美容美发集团总裁浩哥》让上海文峰火上热搜。随之而来的是,上海文峰与“浩哥”的不少黑历史也被起底。

  据央视新闻消息,今年7月,上海市普陀区市场监管局对上海文峰美容美发有限公司未履行单用途预付消费卡信息对接义务的违法行为,做出顶格处罚5万元的行政处罚。

  11月,上海市消保委发布消费警示,普陀区市场监管局立即对辖区内文峰公司及门店开展检查,发现上海文峰美容美发有限公司存在涉及单用途预付消费卡、价格和广告宣传等违法行为,并对文峰公司立案调查,目前案件正在调查处理中。

  12月9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探访上海文峰门店发现,上海地区文峰美容美发各门店已停止出售单用途预付卡,会员卡也不再办理。“我们这90%以上的顾客都办卡,因为老顾客太多,怕排队等候时间太长引发纠纷和投诉,我们暂时不再办理新的会员卡。”对于停止办卡的原因,上海文峰门店员工向e公司记者如此解释。

  会员卡已停办

  “自从我来上海,文峰就一直在这里。那时候文峰刚开业,理发不收钱,生意也一直不错。”12月9日下午,e公司记者来到文峰美容美发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一家门店,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文峰门店已在此驻守有十多年时间了。

  门店前挂着“文峰”两个红底金色大字,创始人陈浩的头像也格外醒目。维修师傅正在修理门口的电子显示屏,不多久,显示屏的红字亮了起来:上海文峰各直营店和加盟店,经过26年的沉淀,已成为上海的老牌子。很多老会员和老顾客手上有一定数量的文峰单用途预付卡,为了进一步提高服务质量,合理控制客流数量,经公司研究决定,从12月1日起,上海地区各门店停止出售单用途预付卡。

  文峰的玻璃门上还贴着两行字:“想要自己幸福,先让别人幸福”。推门而入,店内的服务员身着统一肩章制服,男服务员穿白色衬衫、系蓝色领带,女服务员身穿红色短裙套装、肉丝丝袜。门店的墙壁四周张贴着陈浩的照片和语录,梳妆镜旁的空白墙面也滚动播放着陈浩的讲话视频。

  一位18岁,来自北方的女服务员向记者介绍,自己在上海文峰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学了大半年左右就来门店工作了。“有的学的时间长,有的时间短,从半年到几年的都有。包括学费、工具费这些,我大概交了两万块。”

  文峰门店玻璃窗上还贴着上海文峰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的招生告示。根据告示,文峰培训学校常年招生,学习美容美发只需要10个月。创始人陈浩曾表示,文峰将坚持“运用文峰九+六技术,让国人年轻20岁,长寿30年”企业愿景,坚持前店后校,前店后厂,成为配化妆品、保健品生产、销售、服务、培训于一体的企业集团。

  “ 这是总部的意思,我们的客户90%以上都办卡,为了照顾老客户,免于排队等候的矛盾,我们现在只做单次付费项目。”对于为何停止办理预付卡和会员卡,门店服务员表示。

  价目表不统一

  当记者反复询问价格时,服务员才递上价目表,上面写着“洗发90元,剪发90元,吹头发90元”。“我们也可以给你一个体验价,洗剪吹一共60元。”一位服务员介绍,“我们还有其他护理项目,包括脸部护理,你可以任意选购我们的产品,可以给你打折。”该服务员表示。而对于价格为何能随意变动的质疑,服务员称:“ 这就跟买衣服一样,我们有标价,你有自己的心理价位,买的多的话价格可以谈嘛。”

  记者借故离开后,来到了另一家位于市中心的文峰门店,门口摆放的牌子上挂着特价的标识,洗剪吹各10元,烫染发98元起,“起”字字号比较小,不太起眼。下午三时左右,店内熙熙攘攘,不少顾客正在烫染发,以中老年人为主。

  “ 您的头发出现枯黄毛躁,不仅严重影响形象,还会给您带来败运,运用文峰汉方头疗套装,可以帮助您修复头发枯黄毛躁,改善发质,让您风生水起鸿运来。”店内同样四处可见陈浩的个人照片和语录。

  梳妆台上摆放着文峰的产品,一瓶白色外包装的洗发露,上面贴着“文峰皇宫珍品”。一位洗头发的女服务员对记者称,店里的洗发露等产品都可以对外售卖,一楼是做头发,二楼是做脸等护理项目。

  和门外张贴的特价告示不同,服务员告诉记者,普通洗剪吹分别收费30元。 烫发服务包括大众类和精英类,分别又分为“美发师、飞虎队、总助、总监、经理”等不同档次,售价从1280元到2580元。

  当记者提出要看价目表时,服务员较为警惕地表示:“我们新的价目表还没出来,现在还看不了。”为了打消记者的疑虑,服务员又拿出手机上储存的图表称,这是最新的价格。 记者注意到,价目表还包括售卖美容美发产品等,售价从百元到千元均有,美容等服务项目收费有的达数万元。

  官网和公众号均“消失”

  12月9日,记者查阅上海文峰官网发现,该网站已无法打开。页面提示“抱歉!该站点已经被管理员停止运行,请联系管理员了解详情!”

  上海文峰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今日文峰”已删除了所有推文。现在进入公众号后,仅显示“已无更多消息”。

  据央视新闻消息,今年7月,上海市普陀区市场监管局对上海文峰美容美发有限公司未履行单用途预付消费卡信息对接义务的违法行为,做出顶格处罚5万元的行政处罚。

  11月,上海市消保委发布消费警示,普陀区市场监管局立即对辖区内文峰公司及门店开展检查,发现上海文峰美容美发有限公司存在涉及单用途预付消费卡、价格和广告宣传等违法行为,并对文峰公司立案调查,目前案件正在调查处理中。

  记者致电上海文峰官网上曾经显示的电话号码,语音提示该号码因欠费或到期或其他原因已停机。“今日文峰”公众号显示的客服电话,同样无人接听。

  记者拨打文峰美容美发培训学校号码,工作人员称:“老板的事我们也不清楚。”随即挂断了电话。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上海文峰的在线客户服务系统也出现异常情况,“微商城”已无法打开。

  近期,上海文峰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正是缘于“今日文峰”的一篇推文。这篇《秘书眼中的上海文峰美容美发集团总裁浩哥》的文章称创始人陈浩“有天眼”“掌握万物之规律”,是“首屈一指的三百六十行状元大满贯”,并表示“只有浩哥的思想才是帮助我们成功的唯一方向”。在该文章火遍全网后,“今日文峰”删掉了这篇推文。

  宣称2025年前全国连锁店破千家

  据上海文峰官网及“今日文峰”描述,出生于1961年的陈浩是湖南省常德市人,自称年幼家贫,儿时以放牛为生,还要照顾几个弟弟妹妹,从小就担负着家庭的责任。读书的时候一直当班长,当学校学生会会长。

  陈浩称,他从小爱美,才两三岁的时候,洗澡之前都要跟她妈妈谈条件,洗完澡必须穿新衣服,结果妈妈帮他洗完澡后拿出来的是旧衣服,心里就非常不开心。这样的经历,被描述为“成功人身上与生俱来的天赋”。高中毕业后,陈浩开始学习摄影,并承揽了当地学校拍升学照和学生证照片的业务。拿下全乡身份证拍摄的权利后,陈浩开始拓展业务,收获了第一桶金。

  据介绍,上海文峰美发美容有限公司创于1996年,经过20余年发展,现已形成了集美发、美容、科研、生产、教学、服务、推广为一体的集团化企业,其在全国各大、中型城市的美发美容连锁直营店达四百多家,并拥有生物制药厂、化妆品厂、医疗美容中心和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现有员工近万人,年总销售额达数十亿。

  2006年,文峰表示继续向省会城市的繁华商圈辐射,号称在2006-2015年间开设面积在五百平米以上的大型连锁分部近三百家,集团年销售额近二十个亿,拥有员工近万名。

  此外,根据官网宣介,文峰斥资10亿元在上海打造新的总部基地——健康美丽长寿园,于2012年投入运行。园区占地五十亩,参照皇家园林标准设计,各项工作生活配套设施高档齐全,融美容养生、商务办公、教学培训等功能于一体,可容纳5000名学员学习生活,可同时接待来自国内外美容养生的贵宾近1000人。

  官网称,预计在2025年之前,文峰在全国的连锁门店将突破一千家,年销售额突破一百个亿,拥有员工数万名。

  被提醒“商业模式或暗藏重大风险”

  其实,早在2003年,文峰就因巨额偷税被处罚。《检察风云》杂志当时刊发的文章《流光溢彩的“税耗子”——上海警方破获文峰美容美发公司巨额偷税案》提到,短短六年间,上海已拥有20余家大型美发美容院、一家制药公司、一所6300平方米的中国美容美发学校,月营业额号称以“数百万”计算,成为上海滩成功之路上的又一个创业神话。然而上海警方侦查发现,上海文峰美发美容有限公司及其关联企业上海文峰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偷税近800万元。

  今年11月17日,上海市消保委发文提示称,美容美发企业文峰商业模式或暗藏重大风险,建议相关部门进行监管,消费者也应谨慎消费。此前,文峰国际所属上海文峰美发美容有限公司已两次被上海市消保委约谈,涉及“大额消费拒不退款、售后服务缺位、价格不透明、虚假宣传、强制消费”等问题。

  上海市消保委认为,文峰以“产品+服务”的套餐预售,规避预付卡监管。根据消费者反映,文峰公司以“产品+服务”的套餐名义向消费者推销,金额达到数万乃至数十万元,这种模式本质上就是预付性消费行为。

  文峰通过这种套路规避了相关预付卡和预付资金监管的法律法规,由此可能会给消费者造成重大风险。消费者同时反映文峰门店不主动提供充值凭证和消费凭证,亦不明示其加盟店身份,加大了消费者的维权难度。

  上海市消保委称,据消费者反映,在购买“产品+服务”的套餐以后,按照店方要求产品放在门店,消费者无法深入了解产品功效合规性。店员的口头推销和非公开售卖产品的做法既造成了消费者维权困难,又逃避了政府部门的日常监管。

  上海市消保委透露,相关数据显示,今年6月到11月初,上海市消保委共受理文峰美发美容相关投诉193件,投诉量居高不下,很多消费者投诉反映,被文峰公司诱导消费后,多次与该公司沟通要求退款,一直无果。此外,2020年3月,文峰集团以“抵御病毒”为卖点,对旗下的一款化妆品进行虚假宣传,因此被上海市杨浦区市场监管局作出行政处罚,责令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并处罚款50万元。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