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双料王”苏纳克:英国200年来最年轻首相,印度裔

[2022-10-25 09:48:07] 来源:东南财经网
导读:北京时间10月24日晚上9点,根据规则,英国前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是唯一一位迈过100位门槛的候选人,获得了193位保守党议员的支持,将接替上任仅45天即辞职的伊丽莎白·特拉斯,出任英国首相。他将会是英国史上第一位

北京时间10月24日晚上9点,根据规则,英国前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是唯一一位迈过100位门槛的候选人,获得了193位保守党议员的支持,将接替上任仅45天即辞职的伊丽莎白·特拉斯,出任英国首相。他将会是英国史上第一位印度裔的首相,也是英国近200年来最年轻的首相。

据路透社报道,苏纳克23日在社交媒体推特上首次为参选发声,称他准备竞选接替特拉斯成为首相之位。

“英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但正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危机,”苏纳克在推特上写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成为保守党党首和下一任首相的原因。”

而被视为苏纳克最大潜在竞争者的英国前首相约翰逊已于当地时间23日宣布退出竞选。

“尽管他是印度裔,但由于没有比他更有竞争力的候选人了,因此保守党员哪怕是投弃权票也不会真的投反对票。”中国社会科学院俄欧亚所副所长、研究员田德文10月24日对时代财经表示。

特拉斯没能挽救英国的经济“烂摊子”,苏纳克能否力挽狂澜?

田德文称,苏纳克只能算是尽力而为了,总体而言,苏纳克首先是一个比较稳健、富有经验的政治家。

“苏纳克任职期间,脱欧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英国财政状况在恶化,但是总的来说还谈不上混乱,情况还算是比较好的。”田德文补充道。


图片来源:路透社

印度裔的牛津大学学霸

尽管两次进入首相竞选决赛圈,苏纳克的印度裔身份却一直不受一些政治家青睐。

10月22日,英国保守党成员杰瑞接受采访时直言党魁候选人苏纳克“不爱英格兰”,在大多数人眼里甚至都不是英国人。

苏纳克1980年出生于英格兰南部港口城市南安普顿的一个印度裔移民中产家庭,父亲雅殊韦尔·苏纳克和母亲乌沙·苏纳克都成长于东非,并分别于上世纪60年代移居英国。

苏纳克的父亲雅殊韦尔在英国成为了注册全科医生,母亲乌沙则成为了药剂师,两人认识后,组建家庭。苏纳克家里特别注重教育,他曾就读于温彻斯特公学,后在牛津大学修习政治、哲学与经济。

“苏纳克比较聪明,是牛津大学的学霸,也是一个专业型政治家。”田德文注意到,约翰逊、特拉斯与苏纳克均毕业于牛津大学,牛津可谓是英国政治家的摇篮之一。

据悉,从英国历史上公认的第一任首相沃波尔到2022年苏纳克,一共79位首相,其中,26位毕业于牛津大学。

牛津大学毕业后,苏纳克进入高盛集团,任分析师。三年后,他加入一个对冲基金管理公司,并在2006年成为合伙人。在此期间,他进入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学习,2006年拿到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

在斯坦福大学,苏纳克遇到了未来的妻子阿克莎塔·穆尔蒂,两人于2009年结婚。阿克莎塔的父亲,是印度第二大IT公司印孚瑟斯的创始人,被称为“印度IT行业之父”的纳拉亚纳·穆尔蒂。

2014年保守党高层的内部变动,改变了苏纳克的人生轨迹。保守党“铁票区”里士满(约克郡)选区的议员位置空缺了,苏纳克参与竞选,由此跻身政坛。

初涉政始,苏纳克就非常清楚知道选民非常在意他身上印度裔的标签,因此,在议员竞选的演讲中他侧重谈父母服务社区的经历,及其少数族裔通过教育,实现阶层的跃迁,“要像父母给自己创造机会那样,给选区民众创造同等的成功机会”。

中国翻译协会会员、国际政治专栏作家胡毓堃撰文称,在谈及自己的身份时,苏纳克本人也表示:“我始终自认为是职业中产阶层,不认为亚裔是决定性的特质。”

就苏纳克成为首任印度裔首相,田德文称,保守党的议员们是完全接受他少数裔的身份,因为他成为印度代理人的可能性是零,他的父辈就是英国籍的。但对保守党的普通党员来说,一个印度人来当首相是件很别扭的事情,但现在又没有人可以跟他竞争。

前财政大臣“升级”,面临经济难题

约翰逊担任英国首相3年,曾广受支持。不过由于被曝出曾违反防疫规定,在首相府里开派对,约翰逊声望大跌,最终被迫辞职。

特拉斯接任后不足50天,也因推行“迷你预算”等政策引发经济动荡,辞去首相一职。特拉斯将留任至新首相选出。

此前,田德文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无论谁做首相还是要解决这三个问题:一是通货膨胀,二是能源价格高涨,三是经济衰退。

那么苏纳克能否胜任?

回溯苏纳克从政期间,他着眼于经济建设与政策制定,35岁就当选了英国国会议员,用了不到5年的时间升任英国财政大臣。

2016年,苏纳克不仅支持脱欧,还为撒切尔主义的智库“政策研究中心”撰写报告,建议后脱欧时代的英国建设自由港,呼吁为中小企业创立零售债券市场,以扩大收益、将脱欧损失最小化。

2017年,他被时任首相特蕾莎·梅任命为地方政府事务副国务大臣,进入政府。同年6月起担任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的议会私人秘书。

2018年1月9日至2019年7月24日,他担任住房、社区和地方政府部议会副国务秘书。2019年7月任财政部首席秘书。

2020年2月,苏纳克成为约翰逊政府的财政大臣,成为财经领域最高级别官员。

新冠疫情期间,苏纳克推出了一系列针对企业和个人的援助计划,受到不少民众欢迎,还因此得名“英国经济绝地武士”。

不过,苏纳克的经济政策同样备受争议,其中削减通用信贷利率的举措被批“不解民苦”。据约瑟夫·朗特里基金会的数据显示,超20万人将因此陷入贫困。

田德文指出,现在英国的困难的根源不完全是在英国国内,有相当一部分问题是在外部,尤其跟美国的经济政策有直接关系。英国经济去工业化比较严重,是高度外向型的经济体。

“英国经济受美国的影响很大,英格兰银行跟美联储的利率是基本上是保持同步的。美国有能力输出通货膨胀,但是英国就没有这个能力。”田德文指出,现在英国实际上已经陷入了经济停滞,又遭遇通货膨胀,也就是陷入了“滞胀”的局面。在这种情况面前,任何的政策都只能缓解,而不能根本解决。

前首相特拉斯和前财政大臣夸西·克沃滕宣布了450亿英镑的短期减税计划。但这一激进的经济新政引发了市场巨震,使英镑兑美元汇率却跌至了历史低点。

“特拉斯的政策过于激进了,给英国乃至世界就都造成了一定的动荡。”田德文认为,苏纳克在外部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想靠国内的政策完全消除这些困境,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他至少可以让国内比较平稳,不出什么乱子。”

查看更多: